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所在的位置:撒坝新闻>综合>聚焦教育热点|市教育局承诺照单全收 迅速整改

聚焦教育热点|市教育局承诺照单全收 迅速整改

时间:2019-11-23 14:49:39 浏览:1046 次
本期《问政济宁》节目聚焦教育领域民生关心的热点,济宁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高广立带队接受现场问政。任城区教育局负责人表示,一是要提前启动招聘时间,争取在秋季开学时能够到位,二是加强学校规范办学,会后将

济宁新闻网讯(记者王欣荣、李司令)9月25日晚8点,济宁广播电视新闻综合频道直播了第八期大型全媒体政治调查节目《问政济宁》。本期《济宁问政》聚焦教育领域的民生热点问题。济宁市教育局局长、党委书记高广利带领一个小组接受了现场政治提问。

学校老师不在

负责任的检查员不知道

今年9月2日是全市所有中小学的开学日。按理说,学生应该在新学年一步步开始正常的学习生活。然而,一些学校在学期开始后就无法让教师到位。9月25日的“济宁问政”节目揭露了这一异常现象。

9月16日,微山县马坡镇唐吉小学开学后,一名市民致电市长热线,举报六年级没有英语教师。七天后,9月23日上午,记者去了马坡镇的唐吉小学了解学校的老师。

一些学生的家长告诉记者,孩子们说他们从学年开始就没有见过英语老师。当他们问学校时,学校给出了答案,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学期开始已经快一个月了。还没有认真的学生。三个班有100名学生。他们都很担心。”

根据学生家长的介绍,学校在学期开始后安排了代课老师,但是课程需要根据代课老师的时间,只有在有空的时候才能被其他课程代替,这样学生直到现在才能够读完所有的单词和句子。

作为家长,记者见到了唐吉小学的校长。校长告诉记者,学校六年级有一名英语老师,但是随着学校的开办,老师被转学了。只有这样,英语老师才“变绿变黄”。

9月12日,一名学生的家长在济宁互联网管理平台上贴出帖子,反映任城区安珠镇湖营小学一年级的一些班级开学后没有中文老师。记者去调查发现,一年级没有语文老师,五年级三个班也没有数学老师。

根据家长的说法,即使有代课老师,他们的孩子从学期开始就只有两到三堂正式的汉语课。平时没有语文老师的时候,我日夜都去上数学课。

任城区玉屯镇邵庄庙村小学也发生了类似的现象。这里的家长告诉记者,从学年开始到现在,学校都缺少数学老师,而任城区红泰小学二年级的音乐老师也没有。当课堂上没有音乐老师时,学生只能自己学习。

记者了解到,任城区官方网站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9月2日秋季学期的第一天,任城区127名责任督学赴全区108所中小学进行专项检查,包括开学前的准备、学校安全、后勤等。然而,当记者问一个负责任的检查员是否知道这件事时,对方说他不知道,因为他“不是从那所学校,而是从教育局”,并说检查员只在学期初检查,但他不太清楚他们学校的情况。

开学后,老师迟到了。我可以想象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会有多焦虑。教师“差距”的原因是什么?所谓的监督又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吗?

“监管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根据督学的相关职责要求,学校在办学和教学管理方面应按照法律法规进行监督,发现问题应及时反馈。”任城区教育局负责人回答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今年秋天初招聘教师的时间和程序。教师未能及时到达导致一些学校和一些学科的教师缺席。收到回复后,我们立即联系学校进行彻底调查和纠正。目前,教师已经到位。”任城区教育局负责人说,首先,招生时间要提前,以便秋季开学时到位;第二,加强学校管理,规范办学,会后立即进行重大调查和整改。

"这种情况令我震惊。"济宁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高广利表示,“要解决教师短缺问题,必须与相关部门协调,加大教师招聘力度,力争在两年内彻底解决教师管理问题。目前,由于农村和城市的条件差距很大,一些教师,特别是年轻教师,渴望城市生活。作为一个教育部门,我们在招聘教师时注重农村地区,并为他们提供教师。我们还需要加强农村教育资源的倾斜,以便优秀人才能够通过综合措施到农村和平教学。”

曲阜师范大学特邀观察员张怀春教授当场评论说:“学校里有所有的老师是教学的基本条件。”。对于这个问题,教育部门应该承担解决问题的主要责任。“经过刚才的问答,原来只有经过家长反映,教育局领导才知道这件事。这需要及早发现、及时处理、动态管理、调整教师以及随时派遣教师。我希望所有学校的校长也能及时报告教师短缺的情况,并促请学校不要缺课。」

“这是唯一一个”购买教材的人。

这种混乱什么时候会停止?

从家长和学生的角度来看,教材在学习上需要帮助,但有些教师只能购买“专卖店”推荐的教材。昨晚的节目“济宁问政”揭露了一些教师强迫学生变相购买补充教材的问题。

王先生住在安珠,他有一个孩子在任城区的安珠中心小学上学。他反映,每天当老师布置作业时,他都会指定一种教具书的内容,但这种教具书只能在一家书店买到。“只有那本书卖,我经营过许多其他书店,没有其他书,所以我肯定会选择买它。”

记者来到学校调查,一些家长向记者报告了另一个现象。如果学生在考试中得不到90分,他们必须复印试卷,然后再做一遍。然而,老师没有发试卷,只是去学校对面指定的“致远文体”买了一张新的。然而,当父母去复印时,他们发现那里直接有全新的印刷试卷。据家长介绍,学校老师安排购买的教具也将提前放在商店出售,这只是一个“预言”。

济宁大学附属中学教育集团第四中学校园附近的书店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记者来到一家名为联邦教育的书店作为学生的家长进行调查。他一进书店,工作人员就询问孩子的学校和班级,并迅速拿出一位语文老师指定的辅导书。

然后记者走进另一家叫做方正书店的商店。进入商店后,书店工作人员看到记者拿着教具书,立即询问价格,并说记者“买得很贵”。他立即计算出记者手中的三个教具,并告诉记者佣金是多少。“我会给你多花多少钱,多花多少钱,这是教师的佣金。”她还向记者透露,没有人负责这些问题。只是一阵风吹来,然后紧了两天。两天后,没有人负责,然后就松了。

9月23日,记者再次来到汶上县第二实验小学。几名六年级学生告诉记者,他们的数学老师已经指定学生购买一本名为《阳光计划》的教具书。记者走访了附近的三家书店,发现《阳光计划》的教材只能在这家中国书店买到,其他书店不卖。

只需要向学校和班级汇报,老板就可以熟练地拿出准备好的教具。这些人真的有预测能力吗?谁在导演这部双簧戏?

济宁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高广利在调查现场表示,“教材一直是整改的重点,但仍有教师逆风与书店勾结推广教材。对于这种违法现象,虽然教育部门有监督,但却不到位。虽然我发了文件并寻求帮助,但我没有到达边缘,没有到达终点,也没有到达任何特定的老师。”高广利表示,一旦发现此类违规行为,将根据调查事实采取纪律处分,如取消或减少教师职称、取消评估和建立优秀资格。“我们将始终不懈地努力解决这样的问题。当我们发现问题时,付出代价将会惩罚负责管理的老师和校长。”

曲阜师范大学特邀观察员、教授张怀春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补充教材只是学生的需要。教师要想在教育教学中放松、以身作则,放松,主管部门要建立规范的意见,让教师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无人负责”的现象也提醒我们,教育署应该做好监管工作。

校外培训有很多“李鬼”。

为什么黑白名单的“待遇”没有区别?

近年来,教育越来越受到重视。父母比以前更愿意投资儿童教育。中小学生培训机构顺应了巨大的市场需求,纷纷涌现。语言训练、英语训练、期中考试冲刺等等是你唯一想不到的训练项目,几乎没有一个机构想不出。然而,这些培训机构的运作是否有任何问题,它们是否合法和合规?9月25日晚,“济宁问政”节目揭露了各种校外培训机构的混乱。

李女士一家的孩子参加了今年的高中入学考试,因为他们的成绩平时并不令人满意。今年3月,她让自己的孩子报名参加了一个完全封闭的高中入学考试挑战班,名为“北京卓越教育”(Beijing Excellent Education),并根据学校要求支付了2万多元培训费。学校向家长承诺,确保他们的孩子在进入高中时至少会获得100%的高分。

在训练期间,另一个学生的父母去学校看他们的孩子。结果,他们被凌乱的宿舍震惊了。几个即将参加高中入学考试的孩子喝醉了,在床上睡得很香。

在双方签署的协议中,培训机构承诺学生将能够在2019年6月的期中考试中通过济宁二中、济宁海达行知、济宁附中的录取分数。高中入学考试后,父母两个孩子的成绩出来了,没有达到高中入学考试的录取分数,但下降了100多分。

后来,记者以父母的名义前往北京培友教育学院调查情况。记者发现该教育机构已经搬到了另一个地方,改名为文海教育。

文海教育培训学院(原北京培友教育学院)院长王先生告诉记者,凤凰社区是他们在济宁开设的第一个社区,也称为北京培友教育,并已加入任城区教育体育局公布的白名单,任城区教育体育局是一个合格的办学单位。

作为对该组织负责人声明的回应,记者登录了运河教育网,在1月至7月公布的白名单中找不到该组织的名称。据家长向记者提供的信息,7月15日,家长咨询了任城区教育体育局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该教育机构没有注册,也没有办学执照。既然它不在白名单上,这个机构不在教育机构公布的黑名单上吗?任城区教育体育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该组织没有被列入黑名单。

根据市教育局的要求,对不符合办理许可证条件,即未列入白名单的校外培训机构,应责令其停止办学。

然而,记者在城市访问中发现,黑名单上的校外培训机构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许多教育机构运行正常。

打着教育机构的幌子,它不在教育部的白名单上。黑名单上的机构不会受到影响,将照常收费。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济宁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高广利表示,“2018年5月,根据教育部和省教育厅的要求,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全面整改,至今已有1878家机构上市。其中,1174人被列入白名单,646人被禁止,154人被列入黑名单,许多不在黑名单上的人可能被我们禁止。”

对于黑名单上的机构仍然正常运行的现象,高广利表示,“这说明我们的监管薄弱,执行不力。我感到非常惭愧。如果一个组织在进入黑名单后仍然非法办学,黑名单就没有意义了。”他承诺下一步将与有关部门一道加强检查,完善监管体系,绝不允许黑名单或被禁组织复生。与此同时,他承诺加大宣传力度,让公众能够睁大眼睛,防止李鬼冒充李悝jy伤害人民。

"培训机构白名单和黑名单系统在实际实施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曲阜师范大学的张怀春教授是特邀观察员,他在现场评论说,“支付2万元的学生没有进步,反而下降了。如果另一名学生被录用,教育部将需要对此采取措施。不要让其他孩子和家庭陷入这种教育和培训欺诈。”

校园安全存在许多漏洞

该系统的实施需要长期不懈的努力。

校园安全不是小事。粗心会导致巨大的灾难。近年来,由于一些地区安全责任落实不到位,学生伤害事件频频发生,一个接一个敲响了血的警钟。9月3日、4日、5日和6日,教育部发布了四项校园安全相关通知和要求,其中一再强调要有效加强学校安全管理,防止无关人员进入校园,并在上学和放学期间做好学校周边的防控工作。济宁校园及周边安全工作的实施情况如何?9月25日晚,“济宁问政”暴露了一些问题。

9月17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金乡县金山公园北侧的金山实验学校。大门配备了临时岗哨和安全检查设备。记者在登记簿上随机填写了一个名字。警卫没有核实登记信息,所以记者被释放。当记者离开时,保安没有让记者登记离开时间。

9月23日上午11点30分,记者抵达鱼台县王璐镇中心小学。这时,当学校结束时,许多家长聚集在门口接孩子。三四名学校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大约11点40分,当大部分学生离开时,工作人员也开始疏散,记者们并没有被阻止试图进入学校。中午12: 40左右,记者再次来到鱼台县黄章镇中心小学。一名工作人员正坐在门口弯腰写字。学生和其他人员可以随意进出。记者顺利进入校园,在里面转过身来。在记者离开之前,没有一名工作人员检查过他的身份。

9月17日中午12点,记者抵达金乡县姬胡中学。这时,学校该结束了。大量学生涌出校园。学校大门外没有保安和教师来维持秩序。由于入口是主要的交通路线,大型卡车、电动汽车四处行驶,以及刚刚走出校园的学生,当时整条道路都被堵塞了。学生的父母说每天都很拥挤,没有人会维护交通安全。

2019年8月15日,市教育局召开学校安全及校园周边环境综合管理领导小组联席会议。会议决定在全市所有学校建立校园周边环境综合管理“公示牌”制度。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多数中小学校都按照规定悬挂了公示牌,但公示牌悬挂得并不理想。

金乡县姬胡中学门口有一个“校园周边环境综合管理监督举报公示牌”。但是,只填写了教育部门、公安部门的负责人和举报电话号码,交警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城管部门、文化执法部门的负责人和监督保管的电话号码和信箱均为空白。

任何身份进入校园,保安人数不足,设备无用,大小车辆猖獗无人看管,公告板上的责任单位空白。这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在政治调查现场,金乡县教育厅厅长说,“金山实验学校是一所新建的学校。从反映的情况来看,安全被忽视了。我们坚决调查处理,坚决纠正。我们有一套完整的学校安全管理制度,特别是学校24小时无缝管理系统。金山实验学校没有这样做。这是我们工作中的一个错误。一是学校管理不到位,二是我们的教育署没有足够的监管。有些系统没有很好地实现,只是名义上存在。我们必须紧急纠正它们。”

济宁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高广利表示:“这说明我们的教育部门不够活跃。校园周边是多部门联合治理活动,但由教育部门牵头。下一步是建立良好的制度,实施人民防空、物质防御和技术防御等措施。这不像短片中的保安不负责任,只是名义上的存在。同时,我们主动与相关部门协调,管理校园周边环境。”

"在视频中,无论是在学校内部还是外部,安全问题都被严重忽视了."曲阜师范大学的张怀春教授作为特邀观察员当场评论道:“校园安全是一个关系到成千上万家庭的问题。安全问题得不到充分解决,警铃无法鸣响,注意力无法持续,铁印无法抓住。教育体育局负责领导、监督和监督,在这方面不能流于形式。我建议我们可以采取案例预警培训,预先采取常规预防措施,定期进行专业培训,并仔细检查。我们不能冒险,不能精神和行为瘫痪。其他地方发生的校园杀人事件警告我们,采取预防措施比亡羊补牢要好。我希望济宁教育局能真正负起责任。”

残疾儿童很难上学。

学校什么时候“零拒绝”

中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对普通孩子来说,只要他们六岁就可以接受义务教育,但对残疾儿童来说,学习的道路总是充满挫折和曲折。

济宁市特殊教育促进计划实施方案(2014-2016年)提到,应优先考虑具有轻度或中度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学生上课,以确保100%的入学率。然而,在实际过程中,记者发现,良好的政策并没有得到落实,特殊儿童仍然难以上学。

李先生在任城区的孩子患有轻度脑瘫。他在去年九月达到上学年龄,但是因为他是一个残疾儿童,他不能上普通小学。李先生分别去了济宁市教育局、任城区教育体育局、西河路小学和分校。最后,这个孩子被分配到附属小学,但被拒绝了。“我和校长吵架了。没用的。最后,我的孩子被禁止上学。”

根据山东省教育厅等六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残疾儿童青少年正常上课工作的通知。为了将残疾儿童和青少年纳入正规班级,通常有必要发现和确定残疾的类型和程度。李先生从任城区教育体育局了解到,有必要在恒康医院进行专业鉴定,并出具证明,以确定孩子是否有能力在正常班级学习。然而,当他来到恒康医院时,他被告知医院没有开展这种业务。"恒康医院告诉我们,我们还没有做这个评估."

师范学校遵循学习过程,经常遇到障碍。李灿先生只关注特殊教育学校。然而,由于特殊教育学校教师短缺和学位短缺,李先生也被拒之门外。当李先生的孩子们最终进入任城区特殊教育学校时,一年多过去了,“我的孩子们在家无所事事,整整一年没有学习。”

后来,记者分别通过电话联系了梁山体育局和兖州体育局。人们发现,残疾儿童在正常班级学习时找不到评估机构的问题不是一个例子。虽然一些县体育局成立了专门的教育评估委员会,但实际上并没有正式运作。然而,一些县体育局与卫生部和CDPF“踢了球”。他们“可以咨询CDPF”,“这还不清楚,孩子的健康可以咨询卫生部门”,“这与你的学业和我们的CDPF无关,我们只能为你处理CDPF。”

“我感到很揪心,也很惭愧。”对于残疾儿童入学难的问题,济宁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高广立表示,“保障孩子入学是教育部门的职责,残疾孩子最弱势,更需要接受一定的教育。下一步教育部门会按照上级要求,主动牵头,联合残联、卫生健康以及民政部门建立规范的鉴定委员会,各县区

福建快3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 500万彩票网

福平铁路联络线接入福州站大拨接封锁施工顺利完成

福平铁路联络线接入福州站大拨接封锁施工顺利完成

10月18日无人机拍摄的福平铁路联络线接入福州站的上下行拢口同时进行封锁施工现场。当日4时许,福平铁路联络线接入福州站大拨接工程在中铁二十四局集团、铁路电务和工务等近千名施工人员经过4个半小时的封锁施[详细]

消防培训“专业人士”大起底:五十元消防器材卖两三百

消防培训“专业人士”大起底:五十元消防器材卖两三百

近日,一条消防培训小视频登上热搜。“专业人士”称煤气罐着火不能关阀?15日,一位曾在此类消防培训公司工作过的业内人士陈浩(化名),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详细讲述了“专业人士”的真实身份和各种套路。陈浩说,[详细]